0305 秦王府的女主人

    张长辉想到那具烧得面目非的尸体就很不安。

    如果那人死了也就罢了,如果那人没死,以后还不知道要出现多少乱子。

    只是这事太过敏感,他即便心中担心,也不好拿出来说。

    更何况,那人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若是当真能够逃出升天,那也算是一件幸事。

    张长生不知道张长辉的这番心思,若是知道,恐怕又要跟张长辉吵起来。

    他跟张长辉不一样,对惠文帝无好感。

    惠文帝一上位,就在那帮奸贼的怂恿下,一门心思对亲叔叔们下手。

    好歹都是他的亲叔叔,可惠文帝满口仁义,对奸贼格外优待,对自个儿亲叔叔却是狠得下心。

    削藩就罢了,他还罗织罪名,一削到底,贬为庶人,一点活路都不给!

    这种事情,但凡是长了脑子的都不会答应。

    只是前头几个手里头兵马太少,不够硬气,为了活命只能束手就擒,被贬为庶人,举家流放。

    惠文帝欺负了几个叔叔,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于是又迫不及待地对燕王,也就是现在的永安帝下手。

    燕王是他姐夫,那帮奸贼整天怂恿惠文帝,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燕王。

    他做不到像张长辉那么无情,眼睁睁地看着惠文帝朝他姐夫和三个外甥开刀。

    所以才暗中帮忙,想要救他们,废了那个只会宠幸那帮酸儒的惠文帝。

    惠文帝发现他暗通燕王,派人诛杀他,这也算是情理之中,所以他还不至于为了这件事情仇恨惠文帝。

    可是惠文帝自己眼瞎心黑,宠幸腐儒,任用草包前去平叛,却在事败后为了维护他自己的名誉,粉饰太平,甚至还亲自嘉奖,对那草包委以重任,这种虚伪的昏君做派,实在是让他不齿!

    张长生回想起这些事情,就忍不住嘲讽张长辉“你没想到?我看你是根本不愿意去想!”

    不过张长辉毕竟是他亲哥,如今永安帝上位,看在张皇后的面子上,虽然没有下令处置张长辉,可他的日子也非常不好过。

    他若是再火上浇油,说那些过分的话,传到永安帝耳朵里,勾起他对张长辉的不满,那就是把张长辉往死路上推。

    所以张长生嘲讽了一句后,就没再理会张长辉。

    他还记得,今天是楚晏大喜的日子,不想闹得太难看,坏了楚晏的好心情。

    他这侄儿年纪已经不小,背了那么久的克妻之名,如今总算娶到了王妃,他这个当舅舅的,总不能让他心里不痛快。

    所以张长生又妥协道“你想找就找吧,不过我这身子已经这样了,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而且我现在已经想开了,你也别太在意,我能活下来就已经赚大了。”

    楚晏却是不肯放弃,当初要不是张长生帮忙,他们三兄弟恐怕早就死了,哪可能活到现在?

    只是苏锦璃的医术太过惊人,实在不便透露出来,他就顺着张长生的话说道“二舅无需介怀,我派人寻找神医,也不是为了二舅。”

    说话间,侍女送来参茶,请张长生饮用。

    楚晏就说道“我敬二舅一杯,多谢二舅这些年的关照。”

    张长生闻着参茶的味道就反感,他因为要调养身体,从小到大没少吃这个,早就吃烦了。

    可楚晏一番孝心,他总不能辜负。而且他这身子确实不能碰酒,喝了只会难受。

    张长生最后只得妥协地喝了参茶。

    楚晏见他总算肯喝了,顿时松了口气。

    随后他看了眼臭着脸的张长辉,犹豫了一下还是敬了他一杯。

    张长辉毕竟是他大舅,他就算是看在母后的面子上,也不能把人晾在一边不管。

    尤其是今天来的宾客不少,大家都看着,他就更不能把张长辉晾在一边。

    张长辉的脸色很不好看,不过楚晏敬他酒,他还是喝了。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他这个当大舅的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下了楚晏的面子。

    周围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立刻猜到楚晏今天的心情应该不错,于是纷纷端了酒过来,主动给楚晏敬酒,恭喜他大婚。

    若是换成平日,以楚晏的脾气,绝不会给他们面子。

    不过他今天实在是高兴,所以别人敬酒给他道喜,他都是来者不拒。

    大家喝着酒,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

    喜房里,苏锦璃里悠哉地倚靠在贵妃榻上,美滋滋地吃着如意送来的茶点垫肚子。

    平安坐在一旁的绣墩上,声音清脆地给她念着话本。

    周嬷嬷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悠闲的一幕。

    眼看苏锦璃头上的凤冠已经摘了下来,就连盘好的头发都放了下来,她就不悦地皱紧了眉头,快步走了过去。

    随着越走越近,苏锦璃的样子也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只见她慵懒地靠在贵妃榻上,细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拈着一块淡黄色的梅花糕。

    那梅花糕做得小巧,刚好一口一个。

    周嬷嬷看着苏锦璃朱唇轻启,将那小巧别致的梅花糕送入口中,缓缓咀嚼,心中不由大为震动。

    她见过不少美人,却从未见过有哪个美人像苏锦璃这般美得夺目,就连吃东西的时候,都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寻常淑女,吃东西吃为了避免尴尬,都会小心用帕子挡在面前遮丑。

    这苏锦璃却是完不同,竟然一点也不遮掩。

    见到她来了,苏锦璃也半点收敛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低垂着眼眸,对她不屑一顾。

    周嬷嬷看着苏锦璃,只觉得她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就像是无形的巴掌打在了她脸上。

    苏锦璃甚至都没有看她,就已经给了她足够的难堪。

    自从搬进这秦王府,她还从未受到过此等羞辱!

    周嬷嬷气得脸色一沉,就要开口。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出声,刚刚还在读着话本的平安已经站了起来,不满地质问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见了王妃居然不行礼,还敢直视王妃,谁给你的胆子?你怎么这么没规矩?”

    周嬷嬷闻言一惊,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如今这秦王府已经多了一位女主人!

    。

    

    http:///jinliwangfeiyoukongjian/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