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王妃有空间

    楚暄不想出去,他还没看到新娘子长什么样呢!

    就眼巴巴地看着楚晏“哥……”

    楚晏眯起眼睛,满脸都是不悦“你皮痒了?”

    楚暄瞬间变脸,特别有求生欲地说道“哥,我突然有点口渴,先出去了!”

    说完也不等楚晏回应,就逃命似地冲了出去。

    苏锦璃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她仗着脸上蒙着盖头,楚晏看不见,想笑就笑了,只是没笑出声。

    不想楚晏突然转过头,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她。

    苏锦璃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瞬间警惕起来。

    楚晏又在看什么?

    这时,落在后头的女官终于赶了过来。

    苏锦璃和楚晏拜了堂,但是还没喝酒,这些女官就是来伺候他们喝酒的。

    苏锦璃发现,之前那个眼神不善的婆子也在。

    说是婆子,其实年纪并不算大,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

    能够在秦王府伺候,样貌自然不差。

    所以这婆子不仅不算老,长得还挺漂亮,是个美艳的妇人。

    她身上的衣着打扮都不一般,可见在这秦王府里是极有地位的。

    不知道的,还会以为她是哪家的贵妇。

    谁能想到,这样的人,实际上就是个伺候人的婆子呢?

    苏锦璃瞥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眼神,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以她的实力跟身份,要是连个婆子都要忌惮,那也太窝囊了。

    苏锦璃没出声,楚晏却开了口。

    女官刚捧着东西进来,楚晏就冷冷说道“东西放下,人都出去。”

    这话一出,进来的人愣住了。

    她们来这里,是要举行接下来的仪式。

    秦王怎能把她们都赶出去呢?

    那仪式还怎么举行?

    太不合规矩了。

    楚晏却不管她们怎么想,他一向是个放肆的,可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

    除了永安帝和张皇后,这世上还没认能够让他服软。

    不过,现在或许要多个苏锦璃。

    谁让她是他的王妃呢?

    楚晏美滋滋地想到这里,见那些人还没出去,当即沉下脸色“还不走?是要本王亲自送你们上路?”

    那些人听到这话,吓得瞬间惨白了脸色,放下东西后,慌忙谈了出去。

    不过,她们虽然惊慌,动作却没乱,明显是精心调教过的。

    苏锦璃满意地看着,这些人规矩挺好,倒是省了她以后重新调教。

    她问楚晏“王爷怎么把人赶出去了?”

    楚晏嫌弃道“碍眼。”

    苏锦璃“……”

    打扰了。

    这位果然是个嚣张跋扈惯了的。

    倒是楚晏说完后,又直勾勾地看着她。

    不过这一次,他不再干看着,而是朝苏锦璃伸出了手。

    苏锦璃瞬间警惕起来,下意识抬起手拦住了他“你干什么?”

    “当然是把剩下的仪式举行完。”

    楚晏理所当然地说道,瞥了眼苏锦璃的手,突然又说“你的身手倒是不错。明明蒙住了眼睛,居然能够准确拦住我的手。”

    这话听来有些意味深长,像是在暗示什么。

    苏锦璃只当听不懂“王爷过奖了,臣妾这点微末功夫,哪能跟王爷相比?

    早就听说王爷武艺超群,于千军万马中也能来去自如,臣妾自愧不如。”

    楚晏听她说臣妾,总觉得那两个字听着格外刺耳,就说道“行了,这里没有外人,你跟本王无需这么见外。”

    苏锦璃立刻说道“既然王爷这么说,那我就依王爷所言。”

    她这话说得极快,像是生怕楚晏会后悔一样。

    楚晏听着她那语气,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苏锦璃早就等着他这句话了!

    想到她那狡诈的性子,他忍不住笑起来“现在,本王可以揭开王妃的盖头了吧?”

    苏锦璃犹豫了一下,缩回了手,不再阻拦。

    反正她这盖头肯定是要揭开的,与其磨蹭下去,徒惹楚晏不快,倒不如干脆点,卖他个面子。

    没了苏锦璃阻拦,楚晏立刻抓住了盖头。

    盖头上用彩色的丝线绣着龙凤呈祥,针脚细密繁复,色彩艳丽,熠熠生辉。

    不过,楚晏此时却是没心情欣赏这盖头上的绣文。

    他现在只想揭开这该死的盖头,好好看看他的王妃。

    虽然已经见过苏锦璃的样子,可今天不一样。

    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苏锦璃定会盛装打扮。

    苏锦璃的长相是非常出挑的,楚晏贵为王爷,见过的绝色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比得上苏锦璃。

    只是不知道,盛装打扮后的她又会是什么模样?

    楚晏光是想着,就觉得一颗心跳得飞快。

    他抓着盖头,迫不及待就想揭开。

    然而刚要揭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什么,又猛地缩回了手。

    苏锦璃看在眼里,不禁觉得奇怪,楚晏这是怎么了?

    这么犹犹豫豫的,可不像是他的性子。

    正好奇间,她就看见楚晏拿起了大红托盘里的黄金秤杆。

    这秤杆金灿灿的,通体都由黄金打造,做得格外精巧。

    上头还用红绸扎了朵花,看起来更加漂亮。

    只见楚晏拿起秤杆,举到苏锦璃面前,轻轻用它挑起了盖头。

    苏锦璃不禁有些惊讶。

    她知道楚晏是个嚣张跋扈,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性子。

    谁知他居然也有在意仪式感的时候。

    刚才他明明是想用手揭开盖头,最后却停了下来,特意换成了秤杆。

    显然很在意这场仪式。

    苏锦璃突然就有些心虚。

    因为她并没有在意这场婚礼。

    她嫁给楚晏,一来是永安帝赐了婚,想要悔婚太过麻烦。二来,也是因为楚晏的身份。

    她想要过得轻松自在,楚晏的身份会给她带来极大的便利。

    说到底,她并不喜欢楚晏,对这场婚事也不期待。今天的婚礼对她来说,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她甚至都没有想过跟楚晏成为真正的夫妻,只是想跟他合作罢了。

    可是现在看来,楚晏似乎挺在意这场婚礼。

    这一对比,苏锦璃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渣女。

    就在苏锦璃纠结的时候,楚晏已经缓缓挑开了盖头。

    大红的盖头被金色的秤杆挑起,缓缓从凤冠上滑落下去,露出苏锦璃惊世的容颜。

    楚晏不禁看呆了。

    。

    

    http:///jinliwangfeiyoukongjian/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