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王妃有空间

    永安帝要去,楚晏当然没法拒绝,只能由着他一起。

    到了张皇后的栖凤宫,父子俩才知道张皇后请楚晏来的目的。

    两人的眼神不约而同地朝跪在地上的周嬷嬷看去。

    片刻后,永安帝又好奇地看了楚晏一眼“你被你媳妇儿打了?”

    眼里竟然满是幸灾乐祸。

    仿佛在说臭小子你太没用了吧?居然连媳妇儿都打不过!

    楚晏立刻板起脸否认“贱婢胡说八道罢了,儿臣怎么可能会这么没用?更何况,苏宝儿一个小丫头,哪里会是儿臣的对手?”

    永安帝和张皇后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绝对不相信,苏锦璃会是楚晏的对手。

    更何况,楚晏的性子他们是知道的。

    苏锦璃要打到他,除非他站着不动乖乖挨打,可他哪里会是那种乖乖挨打的性子?

    就是永安帝想打他,他都有胆子躲开,更何况是苏锦璃一个小丫头?

    永安帝直觉就是周嬷嬷在说谎,所以他再次看向周嬷嬷的时候,眼神冰冷得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你可有什么话要说?现在改口还来得及。”

    周嬷嬷瞬间打起了哆嗦。

    永安帝的话虽然不凶,可那语气中的杀意,却是让她毛骨悚然。

    周嬷嬷只觉得头上已经悬起了一把利刃,一旦她改口,那把利刃就会瞬间落下来。

    与其如此,倒不如赌一把。

    反正她确实听到了,楚晏身上肯定有伤,而且这么短的时间肯定消退不了。

    只要检查出他身上的伤痕,那她不仅没罪,还有大功!

    所以周嬷嬷很快咬牙说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假。陛下和娘娘若是不信,只要让王爷脱下衣服,一看便……”

    谁知她刚说到这里,楚晏突然大步走了过来,一脚踹在了她腰上。

    “贱婢,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敢胡说八道,搬弄是非!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周嬷嬷被踹得翻滚在地,腰上更是剧痛不已,忍不住惨叫起来“啊……”

    然而刚叫出声,就有內侍朝她冲了过来,一把堵住了她的嘴,想要将她拖出去。

    周嬷嬷吓得肝胆欲裂,心知一旦被人拖出去,她这条命就算是彻底交代了。

    于是她赶紧叫道“王爷就算杀了奴婢,奴婢也要说,王爷为何不敢脱了衣服让陛下和娘娘检查,难道是怕陛下和娘娘看到王爷身上的伤痕吗?”

    楚晏脸色一沉,立刻就想捏断她的脖子。

    然而他刚上前一步,永安帝突然拉住了他“既然她这么说,你就把衣服解开吧。让朕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受伤。”

    楚晏不乐意,他早上检查过,身上确实有多处淤青,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消得掉?

    若是让父皇和母后看见了,误会了苏宝儿可不好。

    虽然那些淤青的确是苏宝儿打出来的,可他并不想让苏宝儿出事。

    更何况,他们昨晚是在切磋,又不是苏宝儿单方面地欺负他。

    绝不能让父皇和母后误会。

    永安帝见他不肯脱衣裳,立刻起了疑心“为何不脱?难不成,你真的受了伤?”

    楚晏紧张地找了个借口“儿臣……儿臣都已经这么大了,岂能在母后面前宽衣解带。”

    这时,张皇后也发现了他的迟疑,眯起眼睛审视着他。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了。”

    永安帝却不答应,他沉声说道“朕就在这儿看着,你有什么好怕的?把衣服脱了!”

    楚晏站着没动,语气带了几分哀求“父皇……”

    “朕让你脱!”永安帝彻底冷了脸,“你不脱,难道是要朕亲自动手?”

    楚晏听到这话,只得不甘不愿地开始宽衣解带,嘴里解释道“其实儿臣昨天才跟人切磋过,身上确实有些痕迹,但是都跟苏宝儿没关系。”

    永安帝语气冰冷“有没有关系,朕自己会看!”

    他就是再对楚晏这个混账儿子不满,也不能容忍他被别人欺负了!

    就算那人是苏锦璃也不行!

    见楚晏动作慢吞吞的,他看不过去,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

    楚晏急得大喊“父皇!”

    永安帝不为所动,把他的衣服扯得更开了。

    很快,随着里衣也被拉开,楚晏身上白花花的肉立马露了出来。

    楚晏紧张地低头去看。

    永安帝也瞪大了眼睛。

    就连跪在地上的周嬷嬷,都大着胆子抬起了头,瞪圆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

    然后所有人都傻了眼。

    楚晏身上白花花的,一点伤痕都看不见。

    楚晏“……”他的伤呢?

    永安帝有些尴尬“你不是说你跟人切磋过,身上有伤吗?伤在哪儿?”

    楚晏懵逼地脱掉衣服,看了看前胸,又看了看双臂,然后还扭头想去看背后。

    张皇后看着他那傻样,忍不住说道“不用看了,你背上没伤。”

    永安帝好奇地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你背上是没伤,所以你到底伤哪儿了?”

    楚晏赶紧说道“哦,就是轻轻擦到了一点,小伤而已,应该已经消掉了。”

    真是吓死他了,还以为身上的那些伤痕会被父皇和母后发现!

    这才多久,居然都没了!

    苏宝儿给他的药也太好用了吧!

    不行,他得问她多要一点儿!

    楚晏心里飞快想着,突然发现周嬷嬷正瞪着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他。

    气得他当场大怒“贱婢你看什么呢!还不快把她拖出去!”

    这个该死的老女人,肯定是想占他的便宜,才故意那么说的!

    真是该死,居然让她看见了!

    想到这里,楚晏忍不住看了永安帝一眼,眼神有些埋怨都怪你,逼着儿臣脱衣服,让儿臣被那贱婢占了便宜!

    永安帝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你那么激动干什么?不就是看了一眼吗?又没什么不能看的。”

    楚晏气得哼了一声“儿臣早就说了,是那贱婢在胡说八道,父皇你偏不信。苏宝儿那种娇滴滴的小丫头,哪可能伤得了儿臣?她那软绵绵的小拳头,给儿臣挠痒还差不多。”

    。

    

    http:///jinliwangfeiyoukongjian/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